?
       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华北站  西北站  华中站  东北站  

      唐运乾:老矿曾结篮球缘(威煤记忆征文)

      煤炭资讯网 2017/2/23 13:39:47    散文荟萃
          威远黄荆沟,过去是个偏僻而荒凉的地方,那可不,四面环山,一条狭窄的深沟蜿蜒而入,山沟尽头,悬崖绝壁,树木茂密。来过这里的人都说,黄荆沟是个夹皮沟。可就在这个夹皮沟里,远近闻名的威远煤矿就座落于其中,而且,曾经居住着上万的职工、家属。当年,这里的矿工曾经还与篮球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一支由矿工组成的篮球队曾在全省也小有名气。

          记得是在1960年5月,四川省煤炭厅在省会成都工人体育场,组织举办了首届全省煤炭系统职工男女篮排球运动会。当时,威远煤矿的男女篮球队代表内江赛区参加比赛,和省内各大矿务局球队一决高下。开始,大家认为威远煤矿只是一个小单位,谁也没有把这只球队放在眼里。结果却爆出冷门,以威远煤矿职工组队的内江代表队均获男女篮球第一名,双双夺冠!让主办方及参赛的全省各大矿务局球队刮目相看。人们不禁会问:为什么威远煤矿篮球队会有如此的魅力呢?
       
                 篮球运动蔚然成风
       
           威远煤矿1940年建矿,是四川最早的煤矿之一,新中国成立后,从全国四面八方的退伍军人、知识分子、大学生、工人、农民来到了这里参加建设。解放初,矿本部在矿区中心位置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长方形广场,广场东面建有一个大舞台,开万人大会时就作为主席台;广场南面是一个三米多高的宣传牌坊和职工俱乐部,牌坊前面有两棵巨大的核桃树;广场北面是一个斜土坡,土坡上面是一座俄式大剧场,作为职工电影院;广场的西半部份就是一个篮球场。当地人称这里叫中心球场。
       
          解放后,在一些从大城市来的知识分子、教师,自发地在中心球场组织一些小型的篮球比赛,对于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和大都是农村来的“煤炭王”来说,这当然是相当“时髦”的运动。很快,威远煤矿子弟小学、中学也开始普及篮球运动。逐渐,一些中青年矿工们也开始喜欢上了篮球这项“时髦”的运动。为了满足职工业余文化生活的需要,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矿组织人员将中心球场用“三合土”(石灰、矿渣、泥沙混合)进行硬化,并将篮球场改造为灯光球场,这样,早班工人和上大班的工人,晚上也可以练球了。球场三面是平地,北面是一块高三十来米、长六十多米的斜坡地,为了容纳更多的观众,矿退休管理委员会就动员退休工人参加义务劳动,将土斜坡改建成青石板砌成的梯形看台,因为退休工人中,泥、木、石三帮样样人才都有。当时,全国正是掀起“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高潮时期,运动员、退休工人的情绪很高,花了不到近半年的时间,就将上千平方米的土斜坡地全部修成了规范的石梯看台,既美观又安全。
       
          也就从那时起,威远煤矿工会每年“五一”是雷打不动的要举办男女篮球运动会,矿下属的焦化厂、建利井、电厂、采煤队、掘进队、运输队、机修厂、小学校、中学校等十几个单位,都要组织精兵强将前来参加比赛,运动会前后历时一个月左右,成为矿区每年一度的盛事。
       
          到了六十年代中期,矿中心球场又用水泥进行了全部硬化。随着篮球运动的普及,除五所子弟校建有篮球场以外,各分矿、车间也开始修建篮球场,如建利井矿、泥河焦化厂、长田坎煤矿、机修厂等都有了自己的篮球场。篮球运动在矿区如火如荼地兴盛起来,矿工会也成立了职工篮球协会,人数多达数百人,并逐渐形成了每周都有周末篮球比赛,学校、医院、科室和各车间单位的二十多个代表队轮流参加周末友谊篮球赛。而且,各参赛的单位都是党政工团的领导亲自带队。当时的矿党委副书记许明安既是党群队的领队,也是本队球员;二井井长王绍炎也是领队,又是本队的主力队员。
       
          喜欢观看篮球比赛,也是威远煤矿职工家属的一大特点。只要有球赛,矿中心球场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一样,把大家吸引到她的四周,就像过节一样挤满了人,热闹非凡。每到星期六,大家都知道晚上有篮球赛,中心球场的石梯上就被人用小板凳、报纸,甚至砖头把最佳位置“抢”占了。另外是平地的三面,也被板凳围成了圈,傍晚球赛还未开始,观众就已在此等候了。还有一些大嫂、大娘,下午早早地做好饭菜,就带上小板凳和针线活,死死的“镇守”着自己的领地,等男人出井下班吃完饭后,泡一盅茶,前来“享受”女人“镇守”的最佳位置,这时,女人才麻利地回家收拾家什,三刨两蘸地吃点饭,再赶回中心球场,和自家男人一道,舒舒服服地观看球赛。
       
          为确保安全,每次球赛,矿公安科就都要组织人员四处巡逻,维持好球场内外的秩序。如果晚上安排有球赛,这时山上山下的居民段组往往会出现万人空巷的局面,各段组也要组织家属三、五成群,戴上红袖章,轮流执勤巡夜,主要是为了防火防盗。时间一长,这也成了习惯。
       
          威远煤矿的职工、家属喜好篮球已被不少外地人传为佳话。曾经有两位自贡鸿鹤坝化工厂的职工出差来到威远煤矿,晚上,两人在寝室里议论,自然的流露出:“威远煤矿的男男女女这样喜好篮球,真是不可思议。”
       
                 现场解说员
       
          俗话说“若要龙灯耍得妙,龙头龙尾一起跳”。干任何事业都要有一帮热心人齐心协力地协同作战。多年来,威远煤矿已形成了一批热心为篮球比赛服务的工作人员,龙头龙尾都配合好,龙灯才能跳得特别圆。
       
          所谓“打锣拜堂,各干一行”。球赛还没有开始,各方面的准备已经就绪,广播音响已经安好,场地也打扫干净了,裁判等工作人员全部整装待发,场外上千名观众也在热烈鼓掌,欢迎球队队员入场,队员当然是当晚最靓丽的明星。其实,当年还有一个角色是矿区老小都十分喜欢的人——随场广播员,叫陈姐。你别看陈姐三十出头,她可是矿区内大家公认的“名嘴”,她干练老道、快人快语,在那些小妹子面前自称“陈姐”,时间一长,无论长幼也都叫她陈姐了。只要由她到场解说,就知道今天这场球赛一定很有看头,她会把现场的气氛搞得非常活跃,解说中,她时而插科打诨,时而笑话连篇。
       
           记得有一次擂主争霸赛,擂主掘进男子篮球队与挑战者学校男子篮球队的一场角逐比赛,由于那年中小学都新分配来了一些师范学校体育专业的毕业生来当教师,他们的加入,马上让学校连队实力大增。第一场比赛结束,全场震动,学校队就以48比42分的成绩领先于擂主掘进队,陈姐的现场解说也算是精彩绝伦:“各位观众,我们的掘进队的霸主地位是窗户眼里吹喇叭——名(鸣)声在外。挑战者队也是乌龟吃秤砣——铁了心的。今天比赛太有看头,要爆出大冷门儿!从第一场比赛结果来看,掘进队的霸主地位是癞蛤蟆吃豇豆——悬吊吊的了”观众席上一片欢呼!
       
          陈姐每次的开场白,至今还让很多威煤人记忆犹新。你听,她的开场白来了:“观众同志们,很高兴陈姐今晚和大家一起观看这场球赛,篮球赛,人人皆宜,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识字的和不识字的都看得懂,看球赛,是一项高尚的娱乐方式;看球赛,愉悦身心;看球赛,增强健康;看球赛,长命百岁!好了,陈姐不多说了。我们大家就一起来观赏今天这场由战无不胜的掘进篮球队,与意气风发的机修厂篮球队的角逐吧!现在,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国家二级裁判赖裁判入场……”
       
                 很不赖的赖裁判
       
          赖裁判一上场,说明球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矿内十几个篮球裁判员中,赖绍文、毛竟成是矿上最有名气的国家二级裁判。赖绍文个子不高,比武大郎稍高一点,在矿上也是出了名的活跃份子,健谈,而且喜欢开玩笑,篮球队缺了他,总觉得美中不足,少了许多精彩。
       
          赖绍文在球场上当起裁判来很有精神,虽然个头不高,但在球场上跑得很快,铜哨在他嘴里吹起来很清脆,他的手势动作迅速、准确有力、干净利落。他裁判执法严格,和出色的法官没有两样,队员、观众对他都特别服气。他在球场上和球员一样来回奔跑,即使在冬天,一场球赛裁判下来,他也是大汗淋漓,看过他裁判表演的矿区观众都会成为他的粉丝。
       
          “赖裁判”也越来越出名,县里、市里的一些重要的篮球赛事都少不了要邀请他去当裁判。虽然他已经名声在外,但不管是谁,叫他一声“赖裁判”,他都声喊声应。只是,直到今天,全矿男女老少的许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大名了。
       
                 跛脚吴二爷
       
         频繁的篮球比赛,也把俱乐部的开水工人吴二爷累坏了。吴二爷高高的个头,没有文化,身材清瘦,不善言谈,在井下工作时脚受了工伤,出院后,调到职工俱乐部烧开水。虽然吴二爷脚有点跛,但干起工作来却是任劳任怨。
      当年没有矿泉水,矿上有球赛时,老吴就在球场边上放好了保温桶和茶盅,球员、工作人员、观众要喝水,全靠俱乐部开水工人吴二爷供应。保温桶被盛满开水后,他就蹲在球场的一角,拿出一根半米长的竹制烟杆,点上一支叶子烟,笑眯眯地一边吧嗒吧嗒地吸烟,一边观看球赛,看到精彩时,也和周围的观众一起喝彩几声,然后一瘸一拐地去烧水、盛水了。周末球赛一般要晚上10点过才结束,等观众走完了,吴二爷才慢慢跛着腿,收拾他的东西。不论春夏秋冬,逢年过节,从不间断。
       
           只要有篮球赛,球场周围的房屋的阳台上、屋顶上都站满了人,球场边上有两株双人才能围住的老核桃树,球赛当晚,核桃树上就爬满了小孩和一些年轻人,即可遮风挡雨,又可一览无遗地观看比赛。后来,就有人从核桃树上跌下来摔伤了腿。于是,每到有球赛,吴二爷就回一瘸一拐地在树下吆喝,严禁小孩或年轻人攀爬上树。有不听话的小孩,吴二爷会高高地举起他的铜头烟杆,嘴里在大声嘟囔着,跑到小孩面前,却轻轻地落下烟杆,碰一碰小孩的屁股,脸上却挂着慈祥的笑容。
       
         吴二爷已去世多年了,现在很多老矿工嘴里还不时念着这位当年热心为篮球比赛付出过心血的吴老工人。
       
                张家弟兄队
       
          矿内有一户姓张的职工,六弟兄,个子都很高,个个都喜好篮球,最小的弟弟张付文等四兄弟都是所在单位的篮球队员。八十年代的一个春节,在外工作的两兄弟回家探亲,六弟兄今年算是到齐了,张家老大与矿俱乐部负责人一拍即合,准备由六兄弟组队与矿队来一场篮球赛,时间安排在大年初四下午四点这个黄金时段。张家球队挑战矿队的通知一贴出,全矿很快就轰动了,大家都想看一看张家六兄弟组成的球队势力如何。当天,三点钟不到,中心球场的石梯上面的位置被人占完了,大家既想来看这场“稀奇”,又来看热闹。这场赛事也吸引了黄荆沟四周农村的农民前来观战。这场球,陈姐和赖裁判是必须到场的。那个热闹场面,给那一年矿区的春节增添不少的欢乐。
       
         在威远煤矿,除了像张家这种能自己组织球队外,还有两父子、两夫妻、两姊妹都是篮球爱好者的,也为数不少。
       
         威远煤矿矿队的篮球水平当然也是名声在外,内江、自贡等地区的一些厂矿也经常组织队伍来矿进行友谊赛。
       
                  南下干部当娃娃教练
       
         篮球也要从娃娃抓起。威远煤矿有篮球运动的良好传统,威远煤矿中学、小学校也十分重视体育教育,特别重视男女篮球队员的培养。学校每学期的运动会,少不了篮球这个项目。学校有校队,每个班有班队,每天坚持训练。同时,还要聘请一些校外篮球辅导员。郭宗义是解放时的南下干部,中等个子,四方脸,早期的部队生活和在地方长期的艰苦劳动,练就了他健康的身体,他喜好篮球,对篮球技术有一定的研究。文革后,五十多岁的他主动向小学领导提出要在小学生中专门培训一批打篮球的娃娃。学校当然求之不得,聘请他当篮球校外辅导员,学校在中高年级中挑选了二十多名身材较好,家长也乐意的男女娃娃交给他,由于他家就在学校附近,他就利用早晨上班前组织这批小队员训练一个钟头,从锻炼体能到接球、带球、运球、传球等基本技能进行培养。八十年代初,老郭退休后,他的时间更充裕了,除早晨训练外,下午放学后,还训练一个小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批娃娃进步很快,许多后来都成小学、中学班队和校队的篮球主力,出了社会,这些娃娃多数成了单位的篮球队员。老郭后来被评为县的优秀校外辅导员。
       
                 篮球带动的“名小吃”
       
          威远煤矿的篮球赛,也带活了山沟里的几家小吃店,并且逐渐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名小吃”,什么童凉粉、马烧腊、谢挂面等等。特别有名的是童凉粉,一些离开黄荆沟的人都还要从这里将凉粉打包,带到威远、成都等地,给那些曾经的黄荆沟“好吃嘴”。
       
          当年,只要有球赛,就是他们做生意的好机会。球赛未开始,他们就早早地把摊子摆在了球场边树荫下的合适位置,引来了无数的好吃客,球赛未结束,他们的凉糕、凉粉、凉面、冰糕、猪耳朵、凉拌鸡、凉拌兔也所剩无几。看球赛的看得乐哈哈,卖小吃的也一样搞的乐哈哈的。
       
          托篮球运动的福,童凉粉也在长期的经营中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首先从选料上越来越精道,选用当地上等的豌豆粉,搅凉粉用的水是龙大湾的山泉,采购威远的七星椒或当地的麻秙地种出的小米辣,上等青花椒等。做工上也是煞费苦心,将矿泉水在一口大锅里烧至95度左右时,一只手抓一把豌豆粉往锅里像漏沙一样慢慢地放,另一只手用汤勺不停地在锅里搅拌,当达到一定的粘稠度后,烧开,倒入盆中,冷却,第二天早上就成了冰冻状态。童凉粉做出的凉粉白净、均匀、细滑、劲道。
       
         每天一大早,童凉粉就将准备好的各种佐料、家什,以及几大盆冻状白凉粉,放在一个竹担子里,挑到中心球场的核桃树下,往往刚放下担子就会有客人光顾了。有顾客一来,剁一块下来冻状凉粉,切成筷子粗细,放于一个黒釉陶碗中,舀一勺老姜蒜汁,滴几滴芝麻油,一点花椒粉,适量的酱油,一点自家腌制的大头菜碎末,放几颗炒香的黄豆,一小勺七星椒做成的红油辣椒,一勺炒香后捣碎的花生芝麻面,最后撒上一撮小葱花,然后将一双白白的竹筷往腕上一横,端你面前,你看,白白的凉粉上面,红色的辣椒,褐色的酱油,黄色的豆,青色的小葱,看一眼这碗里就让人流涎三尺、味觉大开。拌合均匀,吃上一口,那麻辣鲜香的味道哟,麻得爽口,辣得地道,鲜得正宗,香得诱人,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让久居川南的威煤人觉得无可挑剔!……
       
          男女老少都说童凉粉的凉粉有绝活,因为大家照着他的佐料回家去弄,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如童凉粉。大家究其原因,都一致认为童凉粉在拌入的姜蒜汁水里面,一定还加入了什么“秘密武器”。也有人大胆地问童凉粉,大家的猜疑是否属实?童凉粉一边忙活,一边不置可否的笑着说:“你说有就有嘛,你说没有就没有了。哈哈哈哈……”。
       
          从新中国成立到威远煤矿停产的这半个多世纪,篮球运动振奋了威煤工人的精神,给人们带来了不少的欢乐和喜悦,也让黄荆沟这个偏僻小镇曾经热闹非凡。至今,当地人回忆起当年那些篮球比赛的情景,依然让人觉得余味悠长。

         作者简介:唐运乾,男,威远新场人,师范校毕业,就到威煤教书,曾任威煤小学校长多年,桃李满天下。现定居四川眉山市彭山县。


      作者:唐运乾      编 辑:肖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煤炭资讯网(www.chunyanghuxi.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煤炭资讯网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
      凤凰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