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华北站  西北站  华中站  东北站  

      皇甫爱云:手机中,那个再也无人接听的号码

      煤炭资讯网 2021/10/1 15:18:41    散文荟萃
           早上,因为工作需要,想拨打一个手机,记得前天刚打过就翻着通话记录,同事的、领导的、朋友的……        “father158*****”,泪水瞬间奔涌而出,这个自己拨打过无数遍的号码自那个暗无天日的日子后再无人接听了。快一周了,上班时间我把自己埋进繁杂的工作中,下了班强迫自己看着内容寡淡的电视剧直到困得睁不开眼,总是不愿想,也不愿承认父亲已离开我们的事实。 
           那天,是我过去的人生中最昏暗的日子。早上五点四十,闹钟准时响起,我麻溜起床做早餐准备上班,手机铃声骤响,按下接听键后传来了妹妹无比焦急的声音:“姐,你赶快,爸急病,现在准备坐救护车往西安走,你收拾一下快往西安赶!”我还来不及问一句话她就匆忙挂断了。一刹那,我呆若木鸡,昨天晚上我还和父亲通过电话,他还好好的,怎么会?预感特别不好。来不及细想,我迅速收拾行李、请假,央求老公和我一起出门,可到了车库昨天还开的好好的车却死活打不着火,心急火燎的我们放弃了开车的打算,打车直奔车站。坐上车,妹夫的电话来了:“姐,你们到渭南吧,随车医生说先速度到渭南中心医院抢救!”我抓着电话的手直哆嗦,脑袋里嗡嗡响着,一片空白,无意识地回着:“嗯,嗯。”车子驶离车站,只觉速度太慢,老公一路问司机几点能到目的地,我紧张地抓着老公的手,嘴里喃喃地自我安慰着:“爸一向身体还好,一定能挺住,一定会好起来……”刚到澄县界就接到妹夫再次来电:“姐,你们直接回家吧!”我一下子懵了,眼泪再也憋不住地夺眶而出,紧纂着拳头哭出了声。车上好多人投来诧异的目光,我用力咬着嘴唇哽咽着……,心底还存一丝希望:父亲,等等我,和我再说说话。 
           到蒲城时再也无忍受车子的速度,与老公直接坐车一路狂奔回家。一进门,看到父亲插着氧气、输着液那么弱的躺在坑上,我踉跄到炕沿边,抓住他健硕不再的臂膀轻轻摇晃着:“爸,你快看看我,女儿回来看你了,你说话呀爸……”没有一丝回应,曾说话时铿锵有力的父亲没有了一丝回应,姐弟仨泣不成声。听着父亲竭尽全力地呼吸,我们心如刀绞。四个小时后,妹妹呼喊:“快,姐,爸不行了……”父亲的最后一次呼吸用尽了他最后一份力气,我们号啕大哭,一边木然地看着父亲的老朋友、邻居们帮忙穿上我最后一次给他买的新衣服。父亲静静地躺在炕上,累得睡着了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不分昼夜地陪在父亲身边,只觉得他是累了,在休息。等他休息好,就会起来和我们依旧一起过日子,为我们操那永远操不完的心。每日被那些叔伯婶婶们机械地叫去做着不知道目的是什么的事,直到那个深夜,跟随着殡仪馆的车到了火葬场,在工作人员即将推父亲进去的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我们姐仨以后再也看不到父亲了。手指紧抠着移动床的边沿不放,只想着:不能让他们把父亲推进去,否则我们再也看不到了。父亲的弟妹们硬把我们拽离了那个床,无力回天的我们姐弟三个跪在地上抱头哭成一团,无法接受父亲已离开我们的事实,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已被抽离,心痛到无法呼吸。 
           按长辈们安排傀儡一般走完了那些殡葬程序,含泪清理父亲那个平日里上锁的柜子,除了一些票据、水电卡等等之外,还有两本看起来已不知道翻了多少遍的笔记本。我捧起第一个,小心翼翼地打开:大女儿,1993年3月19日进钢厂上班,身份证号码*****;2017年5月给儿子买房,大女儿借钱**元,二女儿借钱**元……;2012年苹果树投资,化肥**元,浇地**元;2013年元月15日孩子妈买药**元,坐车**元……;2018年住院,大女儿给**元,二女儿给**元……。一页一页翻着,心被一下一下揪着,父亲啊!难怪您早早白了头,每个儿女、事无巨细都揣在心里,让我们情何以堪! 
           回想起七月二十日那次回家的情形,一大家子人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吃饭、聊天、拉家常好像就发生在昨天,我们一家返回时,平日里都按时保养的车却出了故障,父亲怎么着都不放心,硬是拉着送他回家的妹妹一家,看着我们车子修好、正常上路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现在想来,老天那是让我多陪父亲一会儿啊!现在,照的全家福才刚刚取回来,父亲却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走了。爸!女儿想您了!凝视着照片中父亲微笑着的慈祥面容再次泪奔。 
      明天就周末了,无意识地抓起手机想打电话给父亲,看着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却迟迟没敢拨出去,害怕听到电话那头无人回应,总觉得父亲是出远门了,不久,他就会回来的…… 


      陕钢龙钢炼铁厂 皇甫爱云      编 辑:沙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煤炭资讯网(www.chunyanghuxi.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煤炭资讯网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
      凤凰彩票网